运单查询|免费咨询热线:+86 0755-36524069

7×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8175588-63338


        

  [俄罗斯专线 杜R QQ_14681797 Tel_18898724989 网站_http://ddl56.com当代大诗人]捷納狄•艾基诗选十三首

 

   
捷納狄•艾基(Gennadiy
Aygi,1934—2006),俄罗斯专线 杜R QQ_14681797 Tel_18898724989 网站_http://ddl56.com当代大诗人。1934年8月21日生于俄联邦境内的楚瓦什共和国,本姓李辛(Lisin),后改艾基,意为“那一个”。其父乃当地的乡村教师,曾将普希金的作品译成楚瓦语。

   
1949年开始以家乡的楚瓦什语创作,至1960年代方全面改用俄語。因其作品的先锋性,艾基1970年代在国內遭到批判,仅以翻译勉强糊口。直到1987年之后,艾基的诗集才陆续公开面世,荣誉接踵而来,受封为楚瓦什“人民诗人”。获法兰西学院奖等奖项,并多次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其作品译本跨越20余种语言。

 

 


捷纳狄•艾基诗选译
3首(北岛译)

 

 


房子——在世界的小树林中


——给小阿丽桑德拉

 


房子——或世界


我走下地窖


那是个白色日子———我


去取牛奶——它漫长


我一起:它是


白昼——像河流:溢满


光线在膨胀


跃入世界:我


是一个事件的创造者


在开天辟地的


时代——


去地窖——很久前——简单持久——


雾中小树林是白的


而这


持罐的孩子——注视宇宙——和天空


放声歌唱——像首特别的歌


被女人


传遍世界——简单闪耀在白色


运动中——进入延伸的田野


我从声音中开始——


做——一个宇宙之子:


我曾是——它唱过的一切

(北岛译)

 

 


梦:为煤油排队

 


而我们加入队列——背靠背


我们推搡前边的人


进入商店:


来自母亲的水与血


在衣服中
!——


互相拥抱着


我们跃入黑暗:


仅在某处:


森林:


它似乎准备好


那深度——隆隆响——被点亮:


我被推搡:


“你怎么命名你的灵魂
?


我穿过风叫喊:


“哦也许渴望


也许是唯一的田野
?


我们停住:


回声够到我们:


我们互相把手放在肩上:


因此我们跃入黑暗:


在旋风中


变白


我们敞开自己:


好像我们是个地方为某人


来临:


如同生动的林中空地:


在那儿风


像一种视觉


移动:


从四周蒙住我们:


没有词被听见:


关于一切:


没有思想

 

(北岛译)

 

 


 


雪来自附近


窗台的花陌生。


向我微笑只因为


我不说那些


从来不懂的词。


我所能对你说的是:


椅子,雪,睫毛,灯。


而我的双手


简单疏远,


那些窗框


像从白纸剪下,


但在那儿,它们后面,


围绕着灯柱,


雪旋转


正来自我们童年。


将继续旋转,当人们


记住地上的你并和你说话。


那些白雪花我


真的见过,


我闭上眼,不会睁开,


白火花旋转,


而我无法


去阻止它们。

 


(北岛译)

 

 


艾基诗歌十首(汪剑钊译)

 


寂静

 


仿佛


你透过染血的树枝


迎着光攀爬

 


这里甚至连梦也如同


肌腱的网

 


有什么办法,我们在大地上


混在人群中玩耍

 


而那里——


有云彩的庇护所,


神衹之梦的


隔离间,


和被我们打破的、我们的寂静,

 


由此在某个底层


我们使它变得


可见可闻

 


我们在这里用嗓音说话


可以被颜色的明暗所觉察


但是无人能够听到


我们真正的嗓音,

 


而正在变成最纯洁的一种颜色,


我们相互不可能了解。

1960

 


八月的一个早晨

 


我们把白昼藏到自己不能发现的地方


仿佛把花园的树叶藏进密室


它安静地躲起来


这是孩子们在里面玩耍的屋子——


独立于我们


与我们毫无关系

 


在详尽的展露中让这光创造你


与此同时永远离去的人


将打上它的烙印:

 


任何地方所有的门窗都被打开


树枝撕扯着光


自我们中间唯一


痛苦的


和在我们上空的


中光

的摇摆

 


背后很久以前就保存了


羞怯面庞的映射


在初光的最深处

1963

 


唉:玫瑰正在枯萎

 


没有睡眠者——但存在着入梦者!


恰似


颤动的火焰!


孤独地:


直到坍塌:


它——无人知晓——


直到深渊——


没有任何尺度的:


无形地方的事物


将被点燃:

 


所有的


地方出让给


地基:

 


骨灰:


灵魂:


如此:我可以由自身向外播撒!


如此:“唉哩!唉哩!……”最好什么都不说!


如此:玫瑰存在过


如此:


它们已不在

1966

 


梦:田野的路

 


为什么你——这近乎不存在的人


要寻找另一个——

 


不是骨灰的拥有者?……

 


从这条路你将获得什么?它的影子


保存着某些东西……

 


非人间的食物:

 


它不在那里……你发现不了


它的踪迹——

 


从前有人造访过……

1967

 


关于
K
的对话——致奥尔加•玛什科娃

 


大地不过是思想——可以自由拜访:


变化着:


有时是我所知道的


思想那就是——布拉格:


那时我看见


城市中的一座坟墓——


它——就像忧伤-思想:

 


大地是痛苦……他的——仿佛那思想


而今是如此地持续不断!

 


我要说出那坟墓“梦”:


唉——受创的我们怎么也不相信现实——


他——看起来就像做着


别人的梦:


似乎没有终结:


我的

1967

 


白桦喧嚣

 


而我本人——嘀嘀咕咕:


“但或许上帝……”——

 


白桦低声发出絮语:


“死了……”——

 


我们


是延续着的——衰变?

 


但是为什么


并非如此?

 


骨灰孤独而空虚地飘散……——

 


(白桦的低语……


我们所有人在世上嘀咕……)——

 


再一次


复活?……——

 


甚至不再痛苦:

 


仿佛永远……

 


喧嚣——仿佛议论这一点!……——

 


……………………——

 


(仿佛被遗弃的——秋之喧嚣)

1975

 

 


三岁艾德丽的玫瑰

 


天使们

 


阅读


你的书

 


那时这些书页已全部翻开?

 


他们沉浸


(神智


眼看就感到


震惊)

 


哦风一般

 


吞噬的


昏厥


(大于我)

1983

 


沉默的玫瑰

 


而是心


如今


或者仅仅缺席


在那样的空虚中——仿佛这心安静于


等待


祈祷的地方


(纯洁——逗留——在纯洁中的)


或者——开始的疼痛


跳跃到那里(就像一个孩子


可能感觉到的疼痛)


赤裸-活泼、虚弱


如小鸟般


无助

1983

 


正午的雪


(给女儿,她的三岁生日)

 


“我看见我爱”——它是光所以光


而“我记得我爱当它在窗外不被看见”


那时——它动人-黯淡!由于更为普遍的


光的宝库!人们的快乐在某处颤动


整个——被安谧的


怜悯所更新:你激动情绪的补充——

 


来自信赖-清新的生活

1986

 


花园-忧愁

 



(或许)


是风


扭曲——如此轻盈的


(对死而言)


1994

 


选自网络
:苍劲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